鉴藏>>收藏故事

藏几帧旧影 存一段真情

2017-02-22 17:13:56 来源:

    走上收藏之路后,个人对带题记的老照片收藏情有独钟,且日益痴迷。多年来,陆续收藏了上百幅带题跋的民国老照片,其中有两帧更是意义非凡,它以独特的方式见证了一段家族历史变迁,更是寄托了一位老人对晚辈后生的深情,想来至今令人感慨万千。

    一日和朋友去他家乡泊镇办事,办完后尚还有些时间方能返程。为消磨时光,朋友知我好古爱旧纸,于是邀请我至附近的街邻那儿访书。那是一座上世纪初修建的老院落,灰墙黛瓦,虽有些旧状,但仍掩不住昔日的堂皇。门扉虚掩,进得门来,发现庭院很大,布局错落有致,花草滋长,自成风景,别有一番韵味。主人是一位老伯,年事已高,但精神依然矍铄,颇具长者风范。道明来意后,老人由里屋搬出一个长盒摆放在梧桐树下的石桌上,从中拿出五轴清季至民国时的老字画和三套开本宏大、刻印精良的诗文集供我们观摩。

    交谈中知老人出身名门,祖上是读书人,在有清一代曾出过三名进士。到了民国,祖父弃文从商投入实业并经营有道,置下大片家业,老房子就是那时所盖。老人日常别无所好惟爱收藏,尤衷情于古籍字画,经过多年搜罗已然蔚为大观,其中不乏精品力作,让人看了十分欢喜和艳羡。

    宾主相叙甚欢。在交谈中老人坦诚相待毫不藏私,后又拿出珍藏多年的家族老照片让我观赏。其中有两帧带衬板的民国照片十分抢眼,衬板上满是老人祖父题跋的墨泽,详实地记叙了个人生计艰辛、背井离乡的漂泊之苦,字体飘逸隽永,影像品相保存上乘,真是流传至今大有不易。自己万分喜欢,奈何这是人家的家族照,实不好开口索价相取,只是久久不舍放下。老人大概看出我的心思,说:“其他都可出售,惟先人照片是放不下的,此属不待售行列。”我忙说:“理解您老的心,君子不夺人所好,更何况是代表家族传承的老照片。”尽管如此,我还是放不下念想,最后拍照以作资存。

    话别时,双方留了联系方式,共约得闲再聚。就这样,以后的日子慢慢彼此熟识起来。我有多次从老人手里买过如意的老物件,也帮他做过几次力所能及的事情,老人亦多次相邀至他府上品茶叙旧。时光倏忽,流年不居,在和老人时断时续的联络中三年光阴过去了。某日忽然接到老人打来的电话,告知有事相见,于是放下手头的业务赶忙到了老宅院。老人正整理物品,见我到来爷俩便畅谈起来。他说:“小王,我最近略感身有不逮,力有不及,恰内侄又要我至国外享天伦之乐,虽故土难离,心有不愿,但年长之人独居倍感不便,再加内侄孝顺,多次相催,只好投奔异国他乡。临别之际,家中除却老屋也惟有这几张老照片是不能带出去的,我已将身老国外,断不能使祖宗之像也一同流落域外。知你喜欢,咱俩虽不同宗但亦同姓,相信你必会好好相护它们。”

    从老人手中接过包括带题跋的那两帧照片在内的诸多影像时,我倍感责任之重大,这其中不仅有老人沉甸甸的相托,更饱含着一位长者无比的信任与期冀。我知道,纵然旧物不言,但无论是谁都绕不开那一抹定格在旧日时光的乡贤记忆。

    多年后,当再次目睹这些旧时影像,重温那段昔日真挚情怀之时,内心仍激动不已;不仅有感于它的精美,更得益于它传承下的独特魅力,沉浸其中,内心亦平:不忘本心,勿忘初衷。

    有它,足矣。(河北沧州 王立成)

责任编辑:李红波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			河北新闻网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报
			客户端
			

相关新闻
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