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初年的一封家书

2016-12-02 10:48:18 来源: 责任编辑:李红波

    历经岁月淘洗,我的家里尚存民国二十七年(1938年)《复写美浓便笺》一册。这是我爷爷留存至今的唯一遗物。所谓的复写便笺,就是写信的同时复印留存的稿底,可见上世纪初叶在文化人群当中,十分讲究生活细节的高雅与精致。

    这本家存的复写便笺,是我爷爷在老家昌黎安山镇大田庄养病期间,与外部交往、与亲人交流的一本物证。收信人最多的是他父亲,随意翻阅数页信函,即能见到“父亲大人膝前福安”,紧接着下一句就是“敬禀者兹前儿”。其中一封未写完、无落款的信,写到:大姑同伴东屋杨桂珍,上月邮来之鱼(大约系鱼肝油之类补品),无有(用药)说明,管理(治疗)何病,每日服几次?望大人急速回示,管于何经(症状),儿必照服之。

    用现代人的眼光看,这封信写的很幼稚。不就是一瓶鱼肝油吗,一般的补品而已。鱼的营养价值非常高,鱼油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及D,特别是鱼的肝脏含量最多。鱼类也含有水溶性的维生素B6、B12、烟碱酸及生物素。这谁不知道,何须向父亲大人事无巨细、喋喋不休地刨根问底呢。可是一旦把时光的镜头转向上世纪的三十年代,爷爷已经用上鱼肝油这样的营养品,这可是鲁迅《药》这篇作品中,用血馒头给小栓当药引子的年代呀。爷爷不知道鱼肝油的用法及用量,是十分正常、合情合理的。

    爷爷年轻时(爷爷像雪莱一样早逝,没有不年轻的时候),在奉天(沈阳)的一家钱铺当账房先生,三年之内有两次年休假。我反复翻阅这本发黄的《复写便笺》,从中分析当年爷爷的人格特征。首先,他有着十分细腻的性格,这也恰好符合职业素质要求,往来账目需要清晰准确、分毫不差,要求记账的账房先生必须清醒严谨、一丝不苟。其次,由于严苛的私塾教育模式,他从小就养成了循规蹈矩的为人处世风格,字写得很方正,横平竖直,纵然个别文字写出来尚带稍许稚嫩的痕迹,但是不存丝毫的潦草和马虎。字如其人,相信不会失之毫厘。三是对长辈的尊重,信赖。从字里行间分析,虽然爷爷回到老家大田庄养病,由他的母亲以及他的妻子日间夜间照料,但他父亲始终在异地有着稳定的工作,其工资收入足以供养在老家生活的家眷。爷爷对于他父亲,无条件地尊重与信赖。

    这本民国早年的《复写便笺》,爷爷没有用完就去世了。我用剩余的几页信笺,写上对爷爷的缅怀和追忆,为早逝的爷爷刷一刷存在感。无论如何,书信式微的脚步不可阻挡。这再次让我想到了邮传和驿传,想到了爷爷写于民国初年的一封家书。

    在漫长的历史隧道,“纸短情长”的书信如同梭子,织就了温情脉脉的人际网络;而严密的邮政系统为此提供了制度化的保障。现如今,邮亭、驿站、“一封家书”,都已历经岁月洗礼,成就当年辉煌,完成历史使命。逝者如斯,我们没有遗憾,欣然接受信息革命带来的便捷服务。书信的形式虽然过时了,但是书信的传情之“魂”永不过时。电子邮件、微信微博也可以汲取传统书信的一些长处,与时俱进地探索出新颖亲切的交流方式,让书信之“魂”重生。(秦皇岛 杨晓光)

相关新闻

热门推荐